迷航昆仑墟 第一卷 第五话 老外

第五话老外

心情极好,昨天见到邻居家灭门命案以及晚上做的噩梦都忘了个精光,与臭鱼商议叫阿豪出来找个酒吧喝上几杯,再找个K房唱上几句,再找个桑拿蒸上一道,最好再找个小姐……

我们边走边说,忽听身后有个男人大声喊道:“章——鱼——”

我们没意识到是在喊我们俩,臭鱼还笑着说这卖鱼的嗓门还真不小啊。

那男子的口音很怪,全是升调,好像舌头很僵硬,他继续在我们身后喊:“章——鱼——”

臭鱼对我说:“哎,你姓张,我姓于,他是不是在喊咱俩?”

我心中一沉,想起昨天邻居们议论喊人名字勾魂的事情来,头皮一下就奓了,我对臭鱼说:“咱们快走,无论如何不要答应,可能是勾魂的恶鬼。”

二人加紧脚步,越走越快,到后来干脆在闹市中跑了起来,撞得路上行人东倒西歪。

我感觉身后也有个人追着我们跑,离得还不太远。

这时,身后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他跑得气喘吁吁,口音更怪,边跑边对我们喊:“你们……跑什么……是我啊。”

臭鱼对我说:“他大爷的……快跑快跑……肯定是鬼……活人没有说话这么怪的。”

一路狂奔,仓皇之际不择路径,逃进了一条小巷。

我有点跑不动了,但是不敢回头,一边跑一边对身后跟着的勾魂恶鬼大骂:“你奶奶……你他妈的……认错人了。”

身后怪异的声音喊道:“张……你他妈……我认不错的……你们就是……卖伟哥的皮包公司……啊啊……”他跑得太急,后半句便说不出来了。

臭鱼也快跑不动了,喘着粗气对我说:“这鬼……把咱们的底细……呼呼……都查清了……连咱倒腾伟……哥,他全知道……咱俩今天……可能……要玩完。”

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来,忍不住大笑,停下脚步不再逃跑,转身骂道:“老外你这孙子,差点把我跟老于吓死,晚上你要不请客吃饭,我们就把你大卸八块,包成西葫芦羊肉饺子。”

老外,何许人也?老外自然是洋人,他是租了我隔壁单元居住的一个外国人,好像叫皮埃尔什么的,我记不太清了,我一向称呼他“老外”。

老外三十多岁,作家,写恐怖小说,是个中国通,中文说得比臭鱼都好,他对中国文化极其着迷,常年住在中国搜集素材。平日里总与我们在一起厮混。

老外说话是属于洋口音的普通话,再加上他连喊带跑,所以听起来怪异无比。

我对老外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卖伟哥?以后你少给我们造谣,我们是经营药材的,你满大街嚷嚷,群众都把我们当做是伟哥专卖店的奸商了。”

老外刚才跑得太累,还没缓过来,捂着肚子弯着腰说:“甭跟哥们儿玩那猫腻,你们这两年除了伟哥还卖过什么?除了伟哥你们什么也没卖过,别以为哥们儿不知道。哦,对了,去年你们还往俄罗斯倒过保险套。”

我吃惊地对老外说:“你这洋鬼子,怎么什么都知道?你他妈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,就是那个CIA派来我们这当间谍的!”

老外一脸无辜的表情,耸了耸肩膀:“张,你知道,哥们儿是法国人,不是美国人。我们法国人不关心政治,当初我们那边闹革命的时候提出的口号都是:要玫瑰,不要核弹,要××,不要作战。”

臭鱼问老外:“哎,法国不是也有CIA吗?”

老外笑着说:“法国那个部门不叫CIA,简称是CLIA。”

我跟臭鱼一起摇头,没听说过这么个单位。

老外用自嘲的语气说:“就是……中央……缺乏……情报局,哈哈哈。”

三人一齐大笑,勾肩搭背地向平时经常去的一家“波撒多”KTV走去,边走边唱:“找点借口,找点空闲,带着小蜜,咱出去转转……”

到了“波撒多”,我们要了个单间,给阿豪打了个电话,让他下班之后来这聚齐。臭鱼很喜欢唱民歌,而且一唱就非常投入,进去之后就吼了起来。我五音不全,老外不会唱中国歌,于是我们俩就在一旁喝啤酒谈话。

老外跟我聊起了我家楼下的姚家全家死亡的事,他认为这事非常诡异,是个很好的题材,绝对能写个拿人的段子。

我说:“其实你就写你现在住那屋的事就够吓人的了,还用得着写别人家的事吗。”

老外好奇地说:“哥们儿那屋?怎么吓人了?”

我说:“啊,还真有你不知道的事啊?你是去年秋天搬来的,之前那家住户姓孟,他们家的怪事可多了去了。”

老外掏出笔记本和录音笔,连声催促:“张,你说详细一点,让哥们儿记录下来。准备好了,快说,快说。”

我把以前隔壁孟家的事情简单地跟他说了一些。

更多热门小说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ingsiyuedu.

【如果遇到文章受密码保护,关注公众号后发送‘口令’,即可自动获取密码,密码全站通用。】

分享到:
赞(0)

评论0

  • 您的称呼